TRANSCENDENCE

PS/T/CSD大龄爆肝过劳死宅
最近还加上了老阿姨和时差党的设定
夏季学期很忙因此短期内不会有什么掉落

ESCAPIST (叶修生贺)

给 @雾里听烟_高中淡圈 的新年文,结果一不留神农历新年都过去多久了...非常抱歉[显然不是真诚的]...(看来只能用质量和字数赎罪了吗【别想了这样下去你中文都不会说了还想着写文?】)

是伞修友情向...毕竟都是孩子。

私设:老叶最后没有离家出走,伞哥也不是孤儿

——

概要:一个通过游戏逃避现实世界家庭矛盾的叶,全文视角紊乱,如果真的觉得奇怪就把它当做一个AU吧(虽然事实上这就是个AU?),只提供一种可能性

——

  “我刚才又和我家长吵架了。”私信弹窗突然蹦出这样一行字。

  “??”想都没想下意识发过去几个问号。虽然说类似的话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了,但是似乎近来这位兄弟和家长吵架频率有点高啊。

  “还是上次跟你提过的关于打荣耀的事情,他们刚才又给我进行了一番‘洗脑’,内容大致就是把打游戏和成为人渣一事无成画上等号这类。”

  这是这个月第八次这个QQ备注为一叶之秋真名为叶修的人来向自己抱怨家庭纠纷的问题了。根据他所说,他的家长们甚至都开始以家产这种东西进行威胁与说教,但是由于双方各执己见,往后的争执一次比一次激烈。与此同时,对方每周登录游戏的时间似乎反而多了起来。
  “有点惨”随便打了几个字过去再附上一张表情包似乎是这时候唯一能做的事情,不过你能期望我干什么呢?理性分析此类家庭矛盾源头并给出建议解决? 

  如果哪天闲出油也许可以试试。

  “根据我家长,这样下去如果我期末考崩差不多就要和荣耀女神暂时再见了”

“……你们家管这么严?”

“嗯,重点在我那傻弟弟成绩比我好,这样一来就有些尴尬了”

屏幕这端名为苏沐秋的少年无话可说,回复的话也有些敷衍:“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最不济只能暂时退游。话说,现在下本吗?”
“好啊。”

 

今天的苏沐秋看上去好像并不是很有兴趣的样子。虽然只是日常通关限定副本肝活动,不过自己的搭档心不在焉,往常连麦时的闲聊和插科打诨变成了自己一个人试图找话。

是自己一个劲儿的倾诉家庭矛盾打扰到对方了?叶修感到有些抱歉。

但他不知道此时对面那位正为他担心呢。

毕竟是自己网络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又不是绝对铁石心肠的人,多多少少还是会关注一下吧?

至少苏沐秋会的。

 

“话说,你觉得是打荣耀有意思呢还是平时三次元的生活有意思?”出本换材料的时候耳机里突然传过来一句。

“当然是打荣耀,平时学校里上课讲无非就翻来覆去那些东西,回家还得听家长那些陈词滥调,差不多就每天盼着晚上打会游戏。”

“如果……我问你个可能有些奇怪的问题。如果能专职打游戏且家长同意的话,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件事。毕竟……你在这个区已经是大神了吧?”

“考虑是会考虑,但是我家长这边的阻力我觉得你应该也略有耳闻了吧?”刚刚和家长就游戏这一问题吵完,他能不明白家长的立场?往常大不了就是唠叨几句,一只耳进一只耳出就好,不过这次讲了整整一个周末。更奇怪的是以往单兵作战的父母不知什么时候是达成了默契,一个唱白脸劈头盖脸把自己骂一顿,另一个再唱红脸好言相劝。但是横竖说的不还是那些东西?不要打游戏,好好学习,还能有什么?

当然不是说道理他不懂,只是在他看来玩游戏和学习成绩完全不是此消彼长的关系。但是家长说的似乎头头是道,根本不给他机会反驳,谁叫自己小时候曾经留下因为玩游戏成绩一度波动的黑历史呢?

“我觉得按照这样下去怕是要离家出走。毕竟不只是打游戏一方面,太多太多的事情上我和家长都达不成一致,也许是他们对我的期待值和我想成为的人不一样吧。我那个弟弟还从不表态支持我,不过不完全怪他,因为多半没什么用。”

 

达不成一致?离家出走?这些东西离苏沐秋的生活太过遥远,和家长没什么矛盾的他想都不敢想。虽然说他没有否认游戏的确比千篇一律的生活有趣,不过似乎自己的这位好网友思想过激了点?

“不至于吧……有那么严重吗?”
“有可能”

苏沐秋不说话了。换做自己,在叶修这样的家庭环境下长大很难说完全不会产生类似的想法,他可是人们常说的有钱人家的孩子,和自己毕竟还有些差别。他在不知道全部情况的条件下无论是表示同情还是站在任何一边都欠妥。

“有时候觉得和家长吵得太厉害,哪怕就是上线签个到也会心情好一些。你刚才这么一说我倒也觉得,也许荣耀在我生活中真的已经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甚至说是我的生活支柱之一都没有太夸张?有时候带着别人下本然后被感谢也觉得自己终于做了些有价值的事情,毕竟能帮到别人总是好的。”另一边,叶修也许觉得解释不够到位补充道。

所以说都到了生活支柱的地步了吗?

“行吧,不过我得先下了,明天要早起,不能熬夜。晚安”苏沐秋有预感他们迟早要聊到一些他还没想好要怎样应对的内容,以睡觉为借口关掉了电脑。

 

自己的这位好朋友究竟是什么情况他不敢妄下定论,但是根据他自己家里的相处关系,这种和家长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的情况多多少少肯定有问题。与此同时,把游戏当做唯一的生活支柱的过法他本身并不能完全赞同。

也许有时候同学开玩笑说他是“现充”并不是没有道理。

还有就是帮到别人自己就做了有价值的事情这句话。可不可以理解为自己的好友是在网络和游戏中寻找自己个人价值?

对价值以及个人实现苏沐秋的了解不过仅仅是学校社会课有关马斯洛需求理论金字塔的只言片语。像叶修和他这样衣食无忧而且目前完全不需要为工作着想的学生,目前最想得到的应该是自我实现这方面的需求吧?毕竟都还算是有些理想有些追求的孩子。不过像对方这样生活在一个高要求的家庭中,存不存在他想自我实现的选择反而更少的情况?相比自己家长不过是希望他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对于有钱人家的孩子来说家长的要求很可能会在某些方面有所区别甚至于更高?

如果是叶修这样在游戏方面有如此天赋的人,肯定会想过借助游戏实现自我价值吧?至少就像他所说的,能够帮到别人?

但是不幸的是现实生活和家长的期待似乎并不允许他这样。

这样看来他和家长的冲突与不满就能够解释了。

可是叶修他现在是怎么应对的?为避免进一步的争端把更多的时间放在游戏上?

虽然说通过将注意力集中在游戏上面能够让人暂时的遗忘生活中种种的不顺心从而改变心情,甚至有时候苏沐秋自己也会靠这种方法缓解压力。但是……或许这不是最优解。

接下来他又想了什么就无从得知了,因为作者此时失去了意识。

 

第二天来的还算早,但是打完本莫名其妙被拖到一线峡谷看日落的叶修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尤其是对方非常认真的跟他说:“我有点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讨论一下。”的时候。

“你有没有这种想法,荣耀的世界就像一个平行世界,账号卡就是这个世界里面的我们自己?另外这个世界在大部分时候比三次元更理想,至少不会有人整天因为你和他的观点差异大喊大叫,虽然说可能会因为抢了别人的boss被追着打……”

“是啊”听到最后一句话叶修笑了,这以前都快成日常的事情他能不有共鸣?

“而且有时候觉得现实生活特别不顺心就上线,即使只是待一会到处走走心情都会好很多。”

“对”

“我最近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家长们认为我们是沉迷于游戏世界,但是其实……有时候你想想看,我们真的没有把游戏世界当做另一个现实世界吗?至少这里比现实世界顺心一些。不过你要这么想的话,能不能说我们这些人是借助游戏世界在逃避现实?”

逃避现实?等等,话题的走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严肃了。

“至少在网络和游戏中我们能够成为我们想成为的样子、做我们想做的事情,自由度也比在现实中由于身份年龄处处受限的情况高不少。借助虚拟世界我们也能暂时地忘掉现实生活中的种种不如意,无论是和家长吵架还是成绩不理想这些烦人的鸡毛蒜皮。关掉电脑之后,我们又能至少用另外一个心态去度过接下来的一天直到下一次上线。”

苏沐秋说的不错,有时候他也觉得荣耀对于自己确实有帮助调节心情这一层含义。但是之前那句“逃避现实”让他还是有些疑惑。

“但是你有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你和家长的矛盾和问题根本就没有解决,但是却因为游戏和相应的越来越少的交流而愈发糟糕。”苏沐秋终于到达了这次对话的重点,好像语速都快了一些。

确实,自己越不想和家长交流,每次提及有关话题就越可能以吵架的形式收场。

“所以你觉得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没错,所以说我们通过游戏逃避的也许正是我们和家长观念不同我们不愿交流的现实。”

 

发现叶修似乎沉默了,苏沐秋补充道:“其实一时半会要改变家长或者我们的观念确实没那么简单,甚至可能会更糟。但是哪怕失败的尝试也总比根本没有试过之后的后悔好一些。”他控制角色向一叶之秋移动了几个身位格,调整视角转向对方:“虽然说我也许对你们家的情况毫无了解不具备评论权,但我还是希望至少你每一天不需要在争吵中度过,不需要把荣耀当做你用来逃离生活的东西而是更好的享受这一切。总之,想办法不要和父母直接冲突但是也不要逃避问题,如果可能的话还是平稳解决。”

他不敢再说下去了,如果自己刚才反常的说了太多对方并不想听的东西,现在也没法挽回了。也许叶修会生气,也许他不会。他有点担忧看着屏幕的等待回应。

“也是,不管怎么样还是得谢谢你了。那……要不今天就先这样吧,我尽量保证不会在逃避或者用离家出走这种过激的方式解决,相信我。”好在对方的回复没有体现出太多的不满或者别的情绪。

“那就好,再见了。”

 

一叶之秋随着照在一线峡谷最后一丝阳光的消失下线了。他的操作者从电脑前移开视线,看向窗外x环拥堵的车流,突然有些庆幸自己拥有这样一个朋友,哪怕他们现实中相隔一千多公里。

离家出走什么的是叶秋这种小孩子才会嚷嚷的事情,家庭矛盾中做一个逃避现实的人不是长远之计,不过到底要怎样才能让家长接受自己对游戏的这份……在他们看来可以用大逆不道形容的热爱呢?

——

没睡着吧?您能看到这里实在是太好了

非常乏味的生贺,原本写这篇的时候打算和与标题相同的一首歌有关,但后来发现关注点全在escapist本身的意思上。为什么要写因游戏而起的家庭冲突和我自己的经历也有些关系,提到的冲突我有亲身经历。不过……现实终究是现实,我这里的问题怕是难以解决了。

文中老叶可能会和你们所想出入很大,我表示抱歉但是我无能为力,毕竟观念不同每个人的理解就会相差甚远。


In View,a humble Vaude Villian Veteran cast Vicariously as both Victim and Villain by the Vicissitudes of fate.This Visage,no mere Veneer of Vanity is a Vestige of the Vox populi,now Vacant,Vanished.However,this Valorous Visitation of a bygone Vexation stands Vivified and has Vowed to Vanquish these Venal and Virulent Vermin Vanguarding Vice and Vouchsafing the Violently Vicious and Voracious Violation of Volition.The only Verdict is Vengeance,a Vendetta held as a VotiVe not in Vain,for the Value and Veracity of such shall one day Vindicate the Vigilant and the Virtuous.Verily,this Vichyssoise of Verbiage Veers most Verbose. So let me simply add that it's my Very good honor to meet you and you may call me V.

——V for Vendetta


Translated version:

我虽然看起来像个小丑,受到命运残酷的作弄,不得不戴上面具,被迫昼伏夜出,不见天日,但我仍不畏强权,挺身而出,发誓铲奸除恶,伸张正义,为饱受压迫的人民出一口气,唯一的方法就是复仇,这不是戏言,而是誓言,想要拯救水深火热中的同胞,就要使用以暴制暴的极端手段.我的冗长赘言就此结束,最后容我说很荣幸认识你,你可以叫我V。



(这一段实在是太帅了我就扔这里码一下也许哪天就认识里面所有的词了呢)

命若蜉蝣




朝生夕死






At least we are all equal when facing death.

大提琴真的是治愈,致郁两者随意切换的乐器,尤其是你一整个下午一边听一边看书的时候,也许就是在抑郁和被治愈之间来回切。

希望大家都能这样看待一份感情,无论其是BL,BG,GL,望周知

问:自家队长胃溃疡怎么办?

用来纪念自己前几天疑似胃溃疡的症状,希望我的胃溃疡是假的

方王短篇【非常短】,和00讨论了很久很久,希望OOC的不要太厉害

时间线不重要

方王同居设定(为剧情服务)

——

今天的小队长好像有点奇怪,方士谦如是想。平常他这个点不是监督队员加训就是在房间里面复盘。

但是今天的复盘效率有点低啊。

这都多久了单人赛都没看完,不至于有那么多笔记要做吧?

不正常。

“小队长,坐久了起来动动?”

往常要是他这么说对方一般都会起来,要是比较忙就挥手把他赶走。但是王杰希竟然没动。

“怎么了?”他放下手机,走到自家队长背后,拍了拍后者的肩膀。

“有点肚子痛,可能吃坏了。”

不对啊,我晚饭和队长吃的是一模一样的,但自己这不一点事情都没有?

是过敏吗?

“队长你是不是过敏啊?我记得过敏好像也会肚子痛?”

“不是腹泻,是胃里有一种……奇怪的烧灼感?”

烧灼感?这方士谦真没经历过。虽然说荣耀里面他是个奶但是现实当中对医药有关的常识可谓一窍不通。用“多喝热水”应付了王杰希之后,他点开浏览器输入“胃部烧灼感”。

大概翻了十分钟,方士谦有点害怕。“胃溃疡”,“胃穿孔”,“幽门螺杆菌”,这些生僻词他虽然有所耳闻,但是感觉离自己的生活还是很遥远的。根据现在小队长的症状,多多少少能搭上一点边……

不会吧?方士谦想到这里手机都差点扔了,他们勤勤恳恳认真工作为战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小队长万一得胃癌了……不不不不能这么想。

挪到王杰希身边,方士谦照着手机上的“胃溃疡发病原因”一条一条问过王杰希:“小队长你最近是不是饮食不规律?那有没有乱吃什么药?家里人有胃病史吗?”

“没有,没有,没有,怎么了?”

“你不是胃不舒服吗,我有点儿担心来着。这样多久了?现在还早,要不去看看?”

“有一周了。上周打完嘉世之后就不太好。”

“怎么不早说?这样拖下去要是真有什么事情怎么办?”方士谦急了。

“一开始我以为只是吃坏了没在意。”

“这怎么成你看要不是我发现了你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走。”匆匆收拾完方士谦拉着自家男友往医院跑。

 

“报告出来了,是胃溃疡。”方士谦坐到候诊区等着的王杰希身边,递过报告。

“放心,待会把报告交给医生诊断一下,开些药,养养很快就好了。”看到小队长似乎还在与胃黏膜受损的痛感挣扎,他安慰道。

“还好这次发现的还算早,病情不算严重。胃溃疡的话一般是由于幽门螺杆菌感染,饮食不规律,长期服药等引起的。但是根据你的同伴你饮食很规律,也没有长期服药史,所以说是家里有幽门螺杆菌病史吗?”

   “我记得小时候好像除过幽门螺杆菌?”王杰希努力回想十几年前的事情。

“不管怎么样,我这里先开些抗酸的药,回去按时吃。另外有可能的话喝几天粥养胃。”

 

回家安顿好王杰希,方士谦给两个人请了三天假,在自己家族群里发了条消息:“妈,白粥怎么煮?”

“儿子啊你问这个干啥。”

“我对象胃溃疡了,我要给他煮点粥。”

“我们儿子什么时候那么会照顾人了?”

“先烧水然后放米,开中到大火,煮的同时要搅拌,直到米变软再小火煮一会。总共大概10来分钟,很快的。”

“好。”

关掉手机钻进被窝,方士谦从背后搂住王杰希,想到早些时看到的患胃溃疡的一条原因:“急长期精神紧张、焦虑或情绪波动的人易患消化性溃疡。”你一定是压力太大才胃溃疡的,一个人管理这么多队员肯定很累吧,要是我能多帮到你就好了。要早日康复啊,小队长,方士谦想。

 

第二天王杰希醒之前,方士谦跑到厨房里熬粥。第一步烧水对他这种有着多年泡面经验的人来说自然不成问题,但是接下来该放多少米呢?还有如果要加水的话加多少好呢?

“喂,妈?熬粥的话两个人得放多少米啊?”

“这要看看你家那位吃多少。”

“杰希睡着呢。”

“那就一碗米差不多。另外放水的话你打算烧稀一点还是稠一点?”

“他胃不好就不要太稠。”

“这样的话水比米高一到两厘米就好。”

“好的,那先挂了拜拜。”

虽然说有了自己母亲的“场外支援”,治疗之神还是得自己摸索,如果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全凭感觉。水放的够不够多?看上去是够了;米够不够软?感觉差不多;煮粥时间够长吗?这一点方士谦不用担心,你看王杰希都已经被这厨房的动静吵醒了。

“小队长您等着,马上就好。话说吃药了没?医生叮嘱饭前半小时服药。”

“吃了。另外确定不要我帮忙?”

“不用,我觉得还算顺利。”

“成,那我等着啊。”看着方士谦焦头烂额但还在抵赖说自己没问题,王杰希终究是忍不住笑了虽然说着不帮忙但还是走进厨房探头看了看灶台上的锅。

比想象的一团焦黑,稠到近似固体或者清汤寡好了不知道多少档次。

等粥稍稍冷却,王杰希拿勺子盛了少许,试探着尝了一口:“真的是你做的而不是伯母一大早偷偷来过?”

“当然!虽然我也向我妈请教过……”

方士谦没说下去,被王杰希突如其来的一个吻封住了嘴。

 ——

END

为什么突如其来的停止了呢?因为我感觉再接下去就要开始科普胃溃疡日常护理了……

另外我的胃已经好了,看来只是过年吃的太油腻和前段时间PSSD的缘故,谢谢关心过我的你们!

另外要做一下引用:

有关胃溃疡的部分资料来自:http://www.baikemy.com/disease/detail/1350/1

2018 00生贺

本来想写一篇喻王作为生贺的,但是实在没有梗了(像我这样每天就是窝在家里打游戏写文写作业画画看冰火日常运动量<老叶的人怎么可能有除了刀之外的好梗[行了你不就是要找借口吗至于吗])

我流瞎(洗)扯(脑)共1400字 @四海飘零 

我觉得这篇文能配Colorful- H△G/Mili使用(今天的第四首安利)

——

  首先可喜可贺你大了一岁(鼓掌!)

今天是我们互相添加好友的第八十天,说来我自己都没有料到我们这么快就能成为那么好的朋友,也没想到互相敞开心扉说那么多事情比想象容易很多。看来得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啊。

当然我还是要提醒你不要对所有人都那么信任,毕竟完全信任某些人,可能不值得。

 

这是你在人世间的第14年了,或许你和当时的我一样在担心未来,害怕初三的学习压力,考虑自己要不要暂停写文、板绘的兴趣爱好以准备考试,或者纠结出国到底去哪里考什么学校?这些我都担心过。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这句话,我似乎在聊天的时候说过。确实,其实生活对我们还是非常友善的。我们能生在这个时代,遇到大家,真的是很幸运了。

  记得小时候我偶尔会怨天尤人,问为什么我会走上这样那样的道路,为什么没有做出更好的选择。我曾经也后悔为什么要选择IB这种虐身虐心但是对比一下自己和别人的生活,我开始庆幸自己似乎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虽然说我相信自己即使选择和现在不一样的道路也能在看似枯燥无味的生活中找到乐趣,就像初三,但是既然现在选择了这一条道路,就应该好好享受,不是吗?一个劲地问自己为什么当初脑子坏掉选择这条路还不如认真的走到底。

  好像扯偏了呢。

  不过没事反正我也不知道我想写什么。

  

似乎你在学校的人缘不是最好呢,但是不用担心啦,毕竟谁也做不到让全世界都喜欢。像我之前的人缘也是很差的,不过如果让大家更多看到你可爱阳光的那一面相信会有更多朋友的!毕竟像你这么可爱的小朋友谁会不喜欢呢。

  关于成绩,我知道你在这回的期末考发挥并不尽人意(如果你不想听这一块我表示抱歉但是我还是要写下去),我仔细想了想我当年是怎么过来的打算给你一点点效果未知的建议:

1. 关于手机的事情我很不情愿但是此时必须偏向一点点传统:我并不是说完全不用手机(那很痛苦的好吗),我想,你是不是可以在做完一门科目作业或一项作业之后看手机,其他时候若没有重要事情就让其屏幕朝下,个人发现这对于赶DDL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当然我现在已经改用电脑了)。

2. 还有做作业和睡觉的时间:我最近感觉你睡得甚至比我初三还要晚(应该是我那时候比较浪),甚至还熬了几次夜(我的熬夜标准是12点时候睡)。个人而言熬夜会影响第二天的状态,长期还会导致免疫力下降,所以说得不偿失。如果可以的话不要请务必熬夜这可能造成恶性循环。(你看前段时间你不就身体不好了吗?所以说生活规律很重要)

 还有就是关于出国的事情,这条路才不是别人说的什么逃避高考的更轻松的路线。甚至可能比高考还要难走。你可能在想:高考要天天刷题压力很大啊,但是升学季写文书一遍一遍改的焦虑并不比这低?你可能好奇:作业不是第二天就要交有什么好担心的,不过你也看到我怎么为了赶DDL赶作业了。

  所以说出国不是捷径,切记。和国内一样,要进入好的大学你需要非常努力的应付标化,GPA,活动...

  如果你害怕了现在回去还来得及,真的。

  记得初中一次考试作文题是十四岁的选择,确实这是一个需要作出选择和改变在迷茫中彷徨的年龄。不过我相信你能听从自己内心作出正确的选择。所以说我找了一句话给你,用来描述现在再好不过。



再祝你一次生日快乐!


Start of the Great War(喻队生贺)

2018喻队生贺

梗源一战,和00分享过但是发现写出来差的很远,很远,干脆自己写一个版本。和史实差的更远(毕竟我不是某黑学生)

一开始是想写CP向的但是毕竟作为生贺还是不太适合写CP向?

所以是喻王友情向

算上文前文后的扯淡正好2100字

——

“A王储在S遇刺身亡”这几个字后面惊心动魄地竖着三个感叹号。

王杰希知道他不应该露出庆幸的表情,但是该怎么解释心里那种“还好不是他”的念头呢?他明明知道喻文州不在S啊。

“明天A的新任王储将到首都B讨论结盟事宜。”电报如此结尾。

新任王储…是喻文州吧?真可惜,要是不是因为这种事情来就好了。

 

“很抱歉听到如此噩耗,你们的痛苦我们感同身受。”气氛凝重到王杰希发现自己连礼节性的笑容都无法摆出。

“能由A的王位继承人亲自接见我深表荣幸,不过实在事出紧急,希望我们能够略去繁复的礼节直接切入正题。”双方坐定没多久喻文州就开口表明来意:“相信G方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以一国之力抵抗S和R着实困难。我此次前来是代表A希望能得到G作为盟友的援助。”

“我会立刻将贵国的要求传达给皇室和议会,不过由于事出紧急且决定事关重大,这几天烦请您耐心等待。”王杰希答。

“好。我代表A皇室向您致谢,拜托了。”

    

    S多年以来一直是A的附庸国中最不稳定的。这么多年以来两国时常爆发矛盾甚至是小规模起义,但是公然刺杀A王储并成功这等事情前所未有,当成公然反抗的信号都不为过。如果A不出兵镇压,S地的反抗势力定会愈发猖狂。要是S开始反抗,所有殖民地或附庸国必定也会开始以各种方式试图独立。A会选择开战完全在意料之内。

对G来说,加上A的兵力与东南部的R、S抗衡并不困难。但是考虑到西边的F与G积怨颇深,战争爆发不久之后定会伺机宣战。双线作战若不从殖民地运送兵力实在不利。

F作为对手中较弱的一方应首先进攻,最短路线就是取道 B,而E是B的盟友,因此也定会向G宣战。如果再向与R交恶的O寻求结盟,不用多久,这片大陆所有的主要力量都会加入战争。

再算上殖民地和其他互相签过奇奇怪怪同盟合约的国家,这都快成世界大战了。

 

所以说还是拒绝为好以免以一敌多?

不过A是G的盟友,两国之间已经建立了几十年的牢固联盟,没有明确的拒绝理由。而且如果胜利的话,F、B的很多海外殖民地都能以此落到G手里,另外如果能迅速解决S的武装力量这场战争就能结束...

 

“意料之中,你最后还是来找我了。”打开房门的喻文州毫不惊讶。

“毕竟那么久没见,想着还是要聊聊。”

“行啊,所以说想聊什么呢?”

王杰希迟疑了:“是…关于上一任王储被刺杀…”

“...”

“我知道我不该提这个,但是…”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王杰希赶忙解释,在对方刚刚失去某位家庭成员的时候询问与此有关的事情着实不妥。

“算了,没关系。”喻文州摇头,“他是车队拦下后被枪杀的。行凶者是当地民族组织成员。虽然说我们也因为最近S地区民族冲突加剧并为此特意加强了安保,但是谁知道呢…”说着说着他声音逐渐低下去,表情有些阴沉。虽然说因此他成为了王储但是代价是一个家庭成员的生命,这未免也太大了。

王杰希走上前,给了对方一个紧紧的拥抱。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毕竟活了这二十几年他从未失去过任何一个亲人,现在文州的心理岂是他能懂的?能做的不过是给予一些苍白无力的安慰罢了。

“没事…其实我现在更担心战争,毕竟要是真打起来肯定会造成损失…而且,万一战败…你也是学过历史的人,知道那些战败国家的后果。”

“是,所以说一旦开战,我们只有赢这一个选项。”

 

结盟开战的呼声在民间甚高,毕竟几乎所有人认为战争是必须的光荣的。但是也不乏不少反战反殖民地的人,一时间做不出决定。

本来想着能多讨论几天,但是从R处传来的消息打乱了议会的讨论进程。没想到当A和G还在为了结盟商量的时候R已经开始了军事动员。

虽然说给R发过停止动员的警告但是谁心里不清楚这种东西毫无效力呢。

到底是和A结盟帮助他们镇压S击退R,还是束手旁观这么多年的盟友打一场不占优势的战争?

 

“...G将在战争中与贵国结盟,全力给予支持。”

“感激不尽。前不久我刚刚得知国内已经开始动员并向S发出最后通牒。我会尽快回到首都,希望当S驳回最后通牒正式宣战的时候我们都能做好充足的准备。”

 

动员的海报贴满大街小巷,大批兵力开始在边境集结,广播里播放着各种征兵的内容,相信不管是哪个国家现在都是这样的情景吧。

“下次见怕是要战争结束之后了。”王杰希站在门口看着喻文州收拾。

看着仆人把行李运出房间,喻文州脸上终于露出了微笑:“嗯,不过很快就会结束的,我还在想有没有可能圣诞节我们就能一起过了呢。”虽然说是半个玩笑,但是听得出语气里面的信心。

“希望如此吧。”

“放心,肯定会赢的。”

——

相信大家看到这里都知道这些代码分别指代哪几个国家了,当然,战争的结果大家也都是清楚的。

所以我对于在生日这天发刀表示抱歉。

最初想到这个梗是在去年11.11,也就是在一战结束99周年的时候。当时没能专门写一篇文章真是可惜了,今年到时候会专门有一篇纪念文的(如果我还记得的话)。

不管怎么样,希望和平常驻人间吧,希望那些被战火摧残的地区能早日解脱,要是有生之年能看到真正的世界和平就好了呢。

好像忘记重点了

所以——2018.2.10,喻队18岁生日快乐!

新年快乐!